内地明星

女子晚上花园闲逛发现未婚夫和女邻居的秘密

2019-11-09 18:28:4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女子晚上花园闲逛发现未婚夫和女邻居的秘密

好痛!

安若婉意识浑沌也感觉自己的头闷痛得慌。

她双眸紧闭,深深地蹙眉,轻晃着脑袋,想晃掉一些痛感。

下一秒,又一阵痛意传来。

这痛,仿佛与之前不太相同,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?

拧眉,安若婉下意识地又要晃脑袋。等等,这痛感……移位了?!

努力挥散着浑沌,感觉清晰了几分,她赫然发现那部位居然是……那里!!

“啊——!”安若婉猛然睁大了眼睛,她发出了一声尖叫,惊骇传遍全身。

“不想死就闭嘴!”声音冰冷刺骨,带着震慑心魄的气势,瞬间浸入人的四肢百骸乃至每一个毛孔。一道寒冽的眼光凌厉似刀片刮得脸生痛,安若婉禁不住打了个哆嗦,杏目圆睁,看清了逆着光线的竟然是一张男人的脸。

男人?

停顿两秒,“啊——”她疯了一般,再一次惊悚地尖叫。

由于,安若婉颤抖地发现自己竟然,是全身赤裸地躺在男人的眼前,而那阵阵奇异的痛感,竟然来自男人的手。

“轰……”

恍如一个惊雷在安若婉的耳际炸响,炸得她眼花缭乱,气血翻涌,似乎下一秒就会脑溢血。

惊骇,羞辱,再也没有如这一刻般,她恨不得立即死去!

“我让你闭嘴!”正当安若婉延续高分贝地尖叫着的时候,痛感突然消失了,男人的声音冷漠如夹着冰碴一般,让人耳膜刺痛,“是个处,合格了。”

安若婉简直不敢相信。

他在对她做什么?

噩梦!她绝对做噩梦了!梦里上演的戏码太过惊悚,她居然是在被1男人验身……

男人站起身,看不见女人的呆傻,锋利的视野如探照灯一般,来来回回探视着女人的身体,一丝一毫无处藏匿。

安若婉倏地回神,瞬间汗毛倒竖,羞辱,愤怒,充斥心尖,她巴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。

浑身上下光洁溜溜,被一个全然陌生的男人这么毫无顾忌地猥琐,占着便宜!她差点要以为她已惨遭这个男人蹂躏了,但很明显,下面除刚才的不适,并没有任何疼痛。

吸气,镇定。

强制自己冷静,安若婉眼神变得凌厉,声音带着愤怒地质问:“你到底是谁?这是要干什么?”

厉天睿冷冷的扫了一眼安若婉,似是没想到刚刚崩溃大叫的女人,这么短时间就能冷静下来,微微讶异。

“你说呢?嗤——”

男人高贵如帝王一般睥睨着床上的女人,勾出一抹冷笑。

安若婉眉头拧成一个疙瘩,她最讨厌自以为是,高高在上,狂妄自大的男人。

她今晚明明是和夏欣然一起去一家新酒吧应聘服务员,对方经理对她很是满意,两个人就留在酒吧熟悉熟习环境,然后经理送了两杯酒过来,她喝了……然后头有些晕……

是那酒有问题?惨了,那怅然是否是也遭到黑手了!

“我朋友在哪里?也是你抓了她?”下意识地四周环顾,并没有发现夏欣然的身影,安若心小脸苍白如纸,“你是否是把怅然杀掉了?”那种鲜血淋漓,全身赤裸,先奸后杀,无数个血腥的画面涌上头脑,心脏一阵紧缩,牙齿有点打架。

她几乎可以判定,怅然已惨遭辣手了。

安若婉狠命地瞪着男人,身体剧烈挣扎,不交出怅然,她会跟他拼命。

痛!痛!痛!

随着“哗啦”的声响,她的手段脚腕脖子传来剧烈的痛感,蓦地垂首这才发现自己如同囚犯戴上了呈亮的手链脚镣。脖子上的铁链,固定在床的铁架上。

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她被绑架了?要卖去国外做军妓,还是自己遇上贩卖人体器官的人贩子,要将她掏心挖肺,浑身卖光光?

她惊骇地抽气,双眸蕴满了恐慌:“放开我,我要回家……”她不要做军妓,更不要被卖器官。

“送过去。”男人冷冷地对着一旁的女佣吩咐。

他讨厌这样的女人!

明码实价用自己的身体交易,却还要伪装清纯懵懂,演戏,企图掩盖自己拜金的丑陋。

四个女佣恭敬地垂首:“是,少爷。”向着安若婉走过来。

“你,你们要做甚么?”看着气势汹汹,冲她而来的女佣,安若婉惊骇地睁大眼眸,对着靠近的佣人呵斥,“站住!不准过来!”然而声音却是那样苍白无力。

四个女佣完全疏忽安若婉的挣扎与喊叫,嘴角勾起1抹冷冽,打开了脖子和脚上的铁链,不费吹灰之力架住了她。一个女佣打开一个瓶子在安若婉的鼻尖晃了晃。

好香!

来不及屏住呼吸,安若婉脑袋1歪,瞬间失去了意识。

总感觉脖子上,沾沾湿湿,黏黏糊糊,痒痒麻麻带着些痛,安若婉倏地睁眼,男人放大的俊庞近在咫尺。

“啊,啊……”看清眼前的男人,安若婉惊悚地叫着,声音带着不住的颤抖,“流氓……”

认真专注的男人,被女人超大的声音震得不悦地拧眉,他起身,离女人远了些。1张俊庞紧绷而冷冽:“闭嘴!少装清纯引人厌!”

男人赤着精壮的上身,胸前纠结的肌肉纹理结实而性感,颀长的身形挺立而伟岸,腰间围着一个浴巾,两条黄金比例的腿,修长完美。黑发随便潇洒地下垂,发梢还挂着不少小水珠,蓦地,一颗水珠滴落男人的胸膛,直直往腰间的浴巾里滑落,在灯光的折射下闪着暧昧的光芒。

画面性感得让人喷血。

安若婉来不及去感叹,因为男人手臂一扬,浴巾翻飞,她惊声尖叫着,闭上眼睛,不敢去看。

“流氓!流氓!”

虽然,刚刚有那么1秒钟,她也仿佛被这妖孽一样的男人怔住,但是,此刻,她更为这类不知羞耻的男人恶心。

厉天睿轻蔑地看了一眼女人,剑眉紧蹙,“流氓?女人,收起你的假纯真!在来这里之前,你不是早就清楚会发生甚么了么?这类戏码演一次就够烦,省省吧,否则别怪我没提示你!”

安若婉咬牙,心里眼里噌噌地冒着火苗。

这个混账王八蛋,他到底在说甚么?

甚么她假纯真?甚么叫来之前就清楚甚么?

啊——

她好想向天狂吼,但,眼前仿佛有更急迫的事情,男人高大的身躯已再次压了下来。

“忘8!你这是绑架!你这是非法软禁!我要报警!让你个禽兽不如的畜生蹲大狱!”

安若婉奋力地挣扎起来,一张俏脸涨得通红。即使双眼喷着火苗,却还是那样的,诱人。

手脚被牢牢束缚着,再加上男人的重力,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。

“报警?蹲大狱?”厉天睿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,他狠狠的扣住安若婉的下巴,完全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,黑眸阴森得可怕。

“对!最好,赶忙放了我!”安若婉抬起下巴,狠狠地瞪着厉天睿。

厉天睿笑了,笑得那个人神共愤。

眸底的精光却让人不寒而栗,薄唇一勾,“说个数吧,看在你委曲合格的份上,容许你加价,任务完成得好,协议结束,我还会推敲奖金。”

他确实讨厌这样惺惺作态的女人,但是,他却突然间兴起,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这么嚣张不知死活的女人,他倒要看看,后面的戏她要如何演?

安若婉头脑有些蒙圈,她乃至怀疑,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听。

任务?协议?奖金?这个男人到底在说甚么?那副君临天下,睥睨着她恍如给她恩赐一般的傲骄,刺得她眼疼,很不得跳起来扇得他满地找牙。

这个自大狂妄的臭流氓!

她安若婉的出身是低微,可是,这种恍如是被人银货两讫买回来,就得乖乖匍匐在主人脚下摇尾巴的感觉,让她的心在滴血。

“女人,我劝你见好就收,甭管你是真演戏,还是假后悔,给我收敛起来。”

厉天睿话更冷了几分。说完,俊脸垂下来,男性阳刚的气息喷薄而出。激得女人脖颈间冒起了一串串小疙瘩。

安若婉又羞又恼,此刻男人坚毅的俊脸代表的就是禽兽,见他啃向自己的唇,她怒火喷薄,毫不犹豫张口咬上男人性感的薄唇。

厉天睿吃痛,一把揪住安若婉的黑发。

好痛!

几近下一秒就要飙泪,安若婉不能不松嘴。

厉天睿伸手抹了一把薄唇,摊开,指尖染上了血迹,眸光一暗,冷声带着怒意:“找死吗?女人,谁借你狗胆?”普天之下,有哪个人敢动他一根汗毛?而这个女人竟然敢,咬他?!

安若婉不怕死地冲着男人的俊脸狠狠呸了一口。

咬他,算轻的!如果不是被捆绑着,她还想狠狠地踹死这个禽兽。

厉天睿完全被激怒,狠狠的将安若婉禁锢在床上,高大的身躯密不透风地压着她:“女人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撕裂般的痛楚瞬间冲击着安若婉,她几乎要昏厥过去,一张小脸骇人的惨白,豆大的汗珠沁出,被束缚的四肢在被禁锢的挣扎下,皮肤都磨出了一道道深深的血痕,手心被指甲,掐出了血珠。

昏厥,醒来,醒来,昏厥。

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末久,安若婉无力地睁开了眼。

浑身乏力,仿佛弯曲一下手指的气力都没有。

欧洲宫庭风的房间里,装饰奢侈厚重,空气中残留着情,欲的气味,安若婉浑身布满青紫污痕,痛感刺激着她的大脑神经。

她这是已经被那个傲娇如帝王的陌生男人给……天啊!

她想尖叫,她想相信这是一个噩梦,但浑身的疼痛,让她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脸,苍白的可怕。

忽地,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。

安若婉惊悚地紧绷了身体,恍如畏惧下一秒门口窜出洪水猛兽,眼睛恐惧地瞪向门口。

两个女佣的脸窜入眼帘,她微微松了口气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里是什么地方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!”

两个女佣仿佛哑吧一般,奇怪地看了一眼安若婉,懒得理睬她,径直解了束缚着她的绳索,将她拖去了浴室。

“扑通”1声,她被丢进了浴缸。不管安若婉说什么,怎样挣扎,她们只是木偶一样,一丝不苟地继续着清洗她的身体。洗好了,再一把将她拽出浴缸。

安若婉拧眉,清洗过的身体,恢复些力气,趁两个女佣毫无防备,她狠狠的将她们一推,两个女佣立即倒进浴缸,她赤脚狂奔。

“跑得挺快的,体力不错。”刚踏出浴室,一个讥诮的声音响起,接着,男人俊朗的冷脸出现在眼前。

是那个声音!魔鬼一样的声音!

安若婉大惊,双脚死死的定住。一张小脸迅速失掉色彩。身上撕裂般的疼痛,就是拜这个恶魔所赐!

寒了脸,眸子里嗖嗖冒着寒气。

“你个禽兽不如的畜生!”

敢骂他畜生?

厉天睿黑眸森寒,刚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嚣张女人,两个女佣拖着一身泡沫追了出来,对上厉天睿的利眼,吓得差点跪下去:“厉,厉少……”

“滚!没用的东西!”

两个女佣狠狠1颤,强撑软掉的腿脚,赶忙滚出房间。男人的唇角,还有昨晚被安若婉咬下的痕迹。

安若婉愤怒的瞪着厉天睿:“你个无耻的强奸犯!”

厉天睿眼珠寒光一闪。

他是不会容忍一个女人再三挑战他的骄傲。长腿迈步上前,一把掐住安若婉的脖子,力气之大,迫使安若婉步步后退,后背狠狠地戳在墙上,男人双眸嗜血,仿佛下一秒会撕了她。

“女人,想死么?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安若婉瞪大着双眼,呼吸愈来愈弱。

“咳咳……”一张苍白的小脸慢慢转了青紫,双手无力却在做垂死挣扎。

就在她以为自己活不过下一秒的时候,奇迹似的空气突然窜进口腔,男人狠狠甩开了她。

噗——

安若婉摔得直接。布娃娃般毫无抵抗力的身体,直直跌趴在地上,疼痛让她眼眶充血,不断抽气。

“再敢这么猖狂,下一次不会这么轻松……”厉天睿居高临下的斜着地上女人。在他的眼里,她低微得犹如蝼蚁。

“王八蛋,你到底在说什么?!”安若婉再也没有办法忍耐男人的狂妄,不怕死地冲厉天睿愤怒嘶吼,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而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?这里到底是哪里,你又是谁?你他妈的为何要……糟蹋我……”

情绪在瞬间崩溃,哪怕眼前的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,她也不怕。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已被他强取豪夺,她还有甚么好怕?

死了,倒好,一了百了。省的她那么痛苦。

很好!非常好!

不怕死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!

厉天睿挑起女人的下巴,犹如千年古潭,眼眸,闪着寒光,唇齿间喷出一句话:“女人,这样很好玩吗?协议签了,钱也收了,还演?”说着话,嘴角的嗤笑逐渐扩大,“戏演过头了,就不好看了!”

安若婉没有空闲去理会男人的嘲讽,她听到了一个重点。

“协议?甚么破协议,我没有签!也没有收你的臭钱!”满口胡说八道的忘8,强占了她的身体,还想编出甜言蜜语掩盖自己的丑陋灵魂。

厉天睿一张俊脸绷得死紧,他不屑和这个女人多作纠缠,拉开床头柜取过一个资料袋,直接砸到安若婉眼前。

安若婉垂首,《协议》两个大字赫然闯入眼帘。

甚么东西?

她的瞳孔不断放大,心脏一阵紧缩,她确定自己没有签过这样的协议,这个王八蛋,肯定是搞错了!下意识地翻动着纸张,手指居然不受控制地颤抖,越往下看脸色就越差。

从签字之日起,安若婉即以厉天睿为主人,一切听从召唤,服从主人的命令,满足主人所提出的一切要求。没有主人的允许,绝不离开半步。一旦怀上孩子,便好生待产,哪怕危及生命也得护住腹中子嗣,不得有任何闪失。孩子1出生,尾款立即打入安若婉账户,从此各不相欠。

诸如这样的条款,还有很多,安若婉越看越乏力,火气上涨得嗓子眼差点喷出火苗来,手粗鲁地直接往后翻,却震惊的在最后一页上看到了自己的大名。

定睛一看,没错,是她亲身签署的,名字上还有鲜红鲜红的手印!

但是,怎样可能?!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打开微·信关注公·号:男女书城回复数字273便可以继续浏览

viagra在美国价格

西地那非售价

plantviagra

印度神油哪里产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